星期一, 2月 11, 2008

畫畫話閱讀:《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



過年期間,從除夕前到初五開工,我在馬桶座上陪伴著跨坐在摩托車上的切‧格瓦拉(Che Guevara)橫越了南美洲。我們的旅程分段進行,就像切‧格瓦拉無法一天之內跑完全程,所以在一次又一次的數日大解過程中由阿根廷出發,緩緩地往下一個地點前進,不知不覺中隨著嘩啦啦的水聲響起,南美壯遊已然完成。茲錄心得於下:

一,切‧格瓦拉的「切」為「大哥」、「大兄」之意,尊稱他為住在隔壁不會搶你玩具、勒索你的「格瓦拉大哥」之意。在亞洲,有一特殊民族亦有類似習慣,該族語常對男子「毆爸」、「毆爸」地亂叫,表示親暱之意。據悉,極有可能是該地男女關係紊亂,常有可能在大街上遇到素未謀面的兄弟。

二,南美洲物產豐盛,切‧格瓦拉的故鄉阿根廷尤以肉類燒烤美食聞名於世,該地為表揚擅製醃燻肉品者皆有特定尊稱,如同台灣習以「王」字突顯擅做排骨飯者、擅烤肉乾者的好手藝,如「排骨大王」、「台灣肉乾王」,而當地人則稱擅烤噴香美味的香腸達人為「切‧香腸」(Che Salchicha)。此外,這種以「Che」表達敬意的方式其實也曾隨著西班牙人佔領台灣傳入,如「黑白‧切」(很會切小菜拼盤的大哥)、「切‧阿麵」(很會煮麵的大哥)。

三,切‧格瓦拉在書裡是一位嘴炮王,超級唬爛王,到處騙吃騙喝,有氣喘病還每喝必醉,不好好照顧父精母血造出的身體,電影版中更是摩托車行車處,打炮之時。如果他生在今日,一定也是位嘴炮鄉民。

四,不過,革命家與嘴炮鄉民的差別在於,革命家嘴炮可以出書、拍電影,鄉民嘴炮只能貼在PTT上。革命家打炮真風流,鄉民打炮真下流。

五,我常常在想,遠道來台進行環島之旅的歪果人是不是也以格瓦拉的相同手法遊玩呢?怎麼看台灣人的待客方式都像書中那些被騙吃騙喝的智利人啊?

六,新年讀《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非常具有勵志作用,不過大完便也就煙消雲散了!

謹將本作獻給南屯小可愛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