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28, 2008

畫畫話畫畫:像馬諦斯(Henri Matisse)一樣




如果說Mr.6扮演台灣網路頭號喇叭家的角色,那麼台灣美學頭號喇叭家非蔣勳先生莫屬。

我得先說,喇叭家沒什麼不好,這世界若沒有喇叭家敲鑼打鼓我們會喪失許多注意世間萬物的機會,不過有的時候倒也挺吵的,這確實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

昨晚,大愛電視台邀來蔣勳先生談馬諦斯。按我的理解大意是說,老馬是用「心」在畫畫,而非用「腦」,所以往往予人筆調簡單之感。如此常引人競問,這樣的畫法老子/老娘自己來畫都可以,為什麼你他媽的就叫名家,價值連城?蔣勳先生的回答在某種程度上也可說替本部落格的創作提出回應,他說「沒錯,老馬的確筆劃簡潔像孩童一樣,因為那是發自內心的感受,剔除掉用腦過度的東西。而且,這麼簡單易懂的他敢畫,你卻不敢畫,你還有什麼臉好多嘴!」。蔣先生還多舉個例,說明用「心」與用「腦」的不同,他舉遇到朋友夫妻失和外遇離婚,用腦安慰就是告訴人家你該怎麼樣、不該怎麼樣,用心安慰就是衝上去給對方一個擁抱。打此比方讓主持人頻頻點頭稱是。



喇叭家的好處就是能讓萬世萬物的道理淺顯易懂,但是壞處也就在這裡。譬如說,他不會說您得先照照鏡子看自己是什麼貨色,再看看對方是什麼貨色後再去熊抱,抱錯了就只能派出所或法院見。而且,為什麼是擁抱而不是上去給他一拳呢?或許用腦面對喇叭家就是繼續細想他的話還有什麼奧妙之處,用心就是關掉電視回來做自己的事。同理適用Ya!教授的節目。算了,本篇只打算說喇叭家的好處,不說壞處。我的重點是,本部落格的創作皆為發自內心的感受,乍看淺顯易懂,深究起來還是淺顯易懂。因為我的畫就是一面鏡子,你再怎麼看還是你自己啊!

送上華人馬諦斯畫馬諦斯。

謹將本作獻給用心看世界的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