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4月 23, 2008

畫畫話教育:嗯~校長請小力一點




今日共有兩則關於教育的消息要與大家分享,它們分別來自海峽兩岸。

首先是台北誠品敦南店旁一所貴族學校,因為某學生在選拔優良學生競賽中引用校訓「穩準高遠」形容如廁過程,希望師生共創良好的大小便不落地文化,獲得殊榮。但數日後又旋即遭他人質疑,校訓怎可僅是坐而言沾染屎香,應該起而行拿印有校訓四字的衛生紙或直接以學生手冊擦拭才是愛校如家,於是經校務會議後決定拔除該生榮銜改由第二名遞補。

其次是離西藏還有一段距離的甘肅省通渭縣襄南鄉,一名叫馬剛剛的小學生因為抄寫課文太慢,春風化雨的校長又天生神力,伸手對該生耳提面命之間迅即不經意地扯下該生耳朵。據最新消息顯示,該事件是為單純的管教問題,與黑心商品無關。

這兩則新聞勾起我一些聯想,你知道的,藝術家的職責就是幫不願長思考的俗眾想清楚世界的面貌。

第一則新聞令我想起高一剛開學,教室後面坐了位悶不吭聲已經連續留級兩年的學長,他的姓很特別──姓童,第二天他就沒再來過學校,也從來沒見過他了。後來我問坐我隔壁,另外一位也是連續留級兩年的學長同學,他告訴我童學長是個傳奇。當然,能連續留級兩年,到最後三振出局的人都有點傳奇色彩,包括告訴我這故事的宋學長本身也很傳奇。他說,童學長某天遭師長責罵,一氣之下趁假日之便,撬開訓導室大門在教務主任鐘婊桌上「穩準高遠」──拉大便!那很可能是他留級的部分原因。

第二則新聞讓我想到蜀漢昭烈帝──劉備,他告訴我們雙手過膝耳垂肩不是平白無故得來的,很可能也需要一位春風化雨的師長耳提面命才能造就一對大耳朵。更回憶起當年國中朝會的時候,校長在台上言不及義,台下某待退教師用腳踹學生,歷歷在目。

我相信那裡有壓迫,那裡就有反抗;有權力展佈的地方,就是發生反抗的地方。當年幹譙龍唱《老師不要打我的臉》,如今餘音依舊繚繞。如果可以的話,用屎厥子一段段像撕開的Mister Donut波堤書寫「穩準高遠」四字贈予學校,應能表達出拉屎不忘愛校的赤誠!

謹將本作獻給每天撕日曆三省吾身的037!



Kent是瑞典五月天,這是唱西班牙文的K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