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5月 13, 2008

畫畫話老師:我愛楊銘山




每天翻開報紙,總是難得看見令人振奮的新聞,就像今天傳來的四川大地震消息,自然也是讓人悲傷不已。不過今天很特別,竟然看到阿山哥──楊銘山佔了各大報的一角()。

楊銘山,一個有點俗氣又不會太俗氣的名字,或許當年他父母的取名邏輯和連公子稱兒子「Romano」是一樣的道理,都是為了紀念在那兒播下愛的種子。楊銘山何人也?他是我高中三年的數學老師,一尊慧眼獨具的活菩薩。因為他很早就看出敝人的天份與數理無關,就像畢卡索不該被強迫算微積分一樣,所以連續三年他設計出無數的加分方程式,只為了讓本畫家能夠升上二年級參加大露營,可以升上三年級參加大學聯考。為了考驗他是真菩薩還是裝神弄鬼,本畫家亦義無反顧地連續三年數學段考不及格,在40分的留級邊緣屢敗屢戰,一切只為了鍛鍊阿山哥的心志。但終究本畫家還是順利畢業了,締造連續三年數學測驗皆墨的空前成果,也讓阿山哥得道成佛。

想當年,阿山哥和我們一起踏入校園。他是菜鳥新老師,我們是菜鳥高一生。菜鳥老師有著參與學生活動的熱情,於是有一天他帶著三十好幾已經有了個女兒的半中年肉體與學生打籃球,打著打著右手就這樣打斷了。怎麼辦?課還是要上,Σ≒等數學符號還是要寫……,所以阿山哥開始練習用左手寫黑板,用左手改作業,最後阿山哥成為建國三路五十號的周伯通,左右互搏。如果說,加藤鷹只有一手黃金手指,自此之後阿山哥雙手都是黃金手指,快哉快哉。

阿山哥今天上報,不是因為體罰學生、性侵學生,也不是因為學生想不開──咚的一聲往下跳,而是因為幫罹癌老父開畫展。這在老師上報大多沒好事的今天實屬難得,可謂師道清流。我永遠會在心中留下一片清淨所在保持對楊銘山老師的尊敬,也因為今天登報的緣由與畫有關,所以就獻畫一幅以示敬意。最後,看來楊師公與我皆為藝界中人,阿山哥日後見到我可能也得執晚輩禮。不過,我還是得說「我愛楊銘山」!

謹將本作獻給存善念說好話的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