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29, 2008

畫畫話寫詩:獻給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勇士





7.4號,兩案週末包機直航。第三世界的勇士們,將可更便利地踏上福爾摩沙。

今日與大家共同欣賞這首絕品唬爛詩,內容講述勇士們到全世界打游擊,打到最後戰死在白宮的臺階上,頗有當年《英雄本色》小馬哥戰至最後一刻白鴿飛舞、子彈激射的場面感。如果有全球性的唬爛文比賽,看來朝鮮小學課本上寫金正日用38步槍打下美帝直昇機,或是台灣小學課本寫蔣光頭看小魚逆爭上游立志,全都徹徹底底地輸了!紅星戰士才是世界第一!Red Heart warrior is coming to town!



摘下發白的軍帽,
獻上潔素的花圈,
輕輕地,
輕輕地走到你的墓前;
用最摯誠的語言,
傾訴我那深深的懷念。
北美的百花盛開了,
又雕殘,
我們在這裏戰鬥了一年又一年。
明天,早霞升起的時刻,
我就將回到祖國的家園,
而你卻長眠在大西洋的彼岸,
異國的陵園。
再也聽不到你那
熟悉的聲音,
再也看不到你那
熟悉的笑臉。
忘不了啊!
你那豪爽的笑聲,
忘不了啊!
你那晶亮的雙眼。
淚水滾滾滴落,
哀樂低低迴旋。
浪濤起伏的追思啊,
將我帶到很遠很遠。



公園裏一起“打遊擊”,
課堂裏一起把書念。
咸陽路上“破四舊”,
井崗山一起大串聯,
在埋葬帝修反的前夕,
向那世界進軍之前!
收音機旁
我們仔細地傾聽著,
國防部宣戰令一字一言。
在那令人難忘的夜晚,
戰鬥的渴望,
傳遍每一根血管。
父輩的熱情鼓舞,
激動了我們的心弦,
我們是軍人的後代,
要馳騁在戰火硝煙。
在這最後消滅剝削制度的
第三次世界大戰,
我倆編在同一個班。
我們的友誼從那裏開始
早以無法計算。
只知道它
比山高,比路遠,
在戰壕裏
我們分吃一個麵包,
分舐一把鹹鹽。
低哼著同一支旋律,
共蓋著同一條軍毯。
一字字,
一行行,
領袖的思想,
偉大的真理,
我們學習了一遍又一遍。
紅旗下,
懷著對党的赤誠
獻身的熱望。
我們緊握槍,
高舉拳,
立下鋼鐵的誓言:
“我們願,
願獻出自己的一切,
為共產主義的實現。”
在沖天的炮火中,
我們肩並肩。
突進敵人三百米防線,
衝鋒槍向剝削者
傾吐無產階級復仇的子彈。
你記得嗎?
我們曾飲馬頓河水,
跨進烏克蘭的草原,
翻過烏拉爾的高原,
將克里姆林宮的紅星
再次點燃。
我們曾沿著公社的足跡,
穿過巴黎的大街小巷,
踏著《國際歌》的顫點,
衝殺歐羅巴的
每一個
城鎮,鄉村,港灣。
我們曾利用過耶路撒冷的哭牆,
把基督徒惡毒的子彈阻擋。
將紅旗插在蘇伊士河畔。
瑞士的湖光,
比薩的燈火,
葉門的晚霞,
金邊的佛殿,
富士山的櫻花,
哈瓦那的炊煙,
西班牙的紅酒,
黑非洲的清泉,
這一切啊
都不曾使我們留戀。
因為我們都有
鋼槍在手
重任在肩。
多少個不眠的日日夜夜,
多少個浴血的南征北戰。
就這樣
我們的不可戰勝的隊伍,
緊緊跟著紅太陽
一往無前。
聽:
五洲兄弟的呼聲,
如滾滾洪流怒浪滔天;
看:
四海奴隸的義旗,
如星星之火正在燎原。
啊,
世界一片紅啊!
只剩下白宮一點!





夜空升起了三顆紅色的信號彈,
你拍拍我的肩:
“喂,夥伴,
還記得不?
中美戰場上見娃娃們的紅心,
一位政治局委員的發言。
世界朋友狂歡解放的前景,
蘇聯老紅軍寄託希望的雙眼。”
“記得”
這是最後的鬥爭,
人類命運的決戰就在今天。
軍號吹響了,
我們紅心相通,
疾風向前。
一手是綠葉
一手是毒劍,
這整整橫行了兩個世紀的
黃銅鷹徽,
隨著人們勝利的歡呼,
被拋進熊熊火焰。
金元帝國的統治者,
座座大理石的總統們
那僵硬的假笑,
緊添著拼花地板。
沖啊!
攻上最後一層樓頂,
佔領最後一個制高點,
就在這個時候,
突然你沖向我身前,
用友誼和生命,
擋住了從角落裏射來的
一顆罪惡的子彈,
你的身軀沉重地倒下了。
白宮華白的臺階上,
流下你殷紅的血跡斑斑,
你的嘴角無色地蠕動著,
似乎在命令我:
向前!向前!向前!
看啊!
摩天大樓頂上
一面奪目的紅旗,
帶著身上前輩,後代的血跡,
敵人的彈跡,
在呼拉拉的招展。
火一般紅的軍旗,
照亮你目光燦爛。
旗一般紅的熱血,
濕潤了你的笑臉,
我將你緊緊抱在懷裏,
痛苦直滲我的心田。
空間,
消失了;
時間,
停止了,
胸中有 仇恨燃燒,
耳畔邊 雷鳴電閃,
山嶽在沈默啊,
火海在嗚咽,
秋葉緩緩落下,
九月的烏雲低垂淚眼。
親愛的朋友啊!
為什麼?
為什麼在這勝利的時刻?
你就永遠
離開了我們的身邊。



戰火已經熄滅,
硝煙已經驅散,
太陽啊!
從來沒有這樣溫暖;
天空啊!
從來沒有這樣蔚藍,
孩子們臉上的笑容,
從來沒有今天這樣蜜甜。
毛澤東的教導,
伊裏奇的遺訓,
馬克思的預見,
就要在我們這一代中實現。
安息吧!
親愛的朋友,
我明白你未完的心願。
輝煌的戰後建設重任,
有我們來承擔,
共產主義大廈,
有我們來修建。
安息吧!
親愛的朋友。
白雲點點,
為你結花織環;
微風陣陣,
把你輕聲低贊。
滿山的鮮花翠草,
告訴人們:
這裏有一位烈士長眠。
最後一次擁抱你的軀體,
最後一次吻別你的笑臉。
再見了!
親愛的朋友,
共同的任務,
使我們不能停步不前。



山高路遠,
歸心似箭。
明天,
早霞升起的時刻,
我們將回到久別的家園。
江洋上
天水相連,
胸懷裏
激情無限。
我們要向祖國莊嚴的彙報:
母親啊!
你的優秀兒子,
為人類的幸福,
歷史的必然,
而長眠在大西洋的彼岸,
異國的陵園

謹將本作獻給麻園頭溪畔一首10元大賽歌姬──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