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7月 25, 2008

畫畫話旗津:幫台灣切雞雞的人




圖引自

日前消息傳來,某位親友的長輩仙逝,令人惋惜。但,這對活過近一世紀的他而言,也算是病纏晚年的解脫。回顧一生,我認為此生足矣。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在任內主掌開拓一個貨櫃吞吐量國際前三名的港口長達20年,和規劃挖出全台僅有的海底隧道,以及擁有比友柏更帥氣的臉龐直至終老。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正是他切割台灣島的雞雞──旗津,打通旗津原來連通台灣島一帶的紅毛港。

小時候唸地理,碰巧遇上號稱四百年第一戰的選舉。沒記錯的話,競選旗幟是把台灣島視為一條橫躺的鯨魚。於是有位老師問我們,你們知道鯨魚的老二在那裡嗎?出身旗津準備待退享用18%的他,自然告訴我們他的家鄉正是台灣男兒英雄氣概的來源!不過,他倒忘了老二已經和海公公一樣與身體分家,閹了。日後,我又聽到長輩以另一句競選口號叮囑晚輩,「孩子,你母親的名字叫台灣」。倆相綜合,我的腦袋就會呈現出一幅變幻多端的畫面,原來我們的母親是位合成獸變性人,牠是尾閹過的橫躺鯨魚。我們父親的名字則是「父不詳」。

希望Handsome Grandpa Lee天國安詳。

謹將本作獻給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的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