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10, 2008

畫畫話祝賀:來自各界的祝福




一如往日,壽誕就這麼平平淡淡地度過了,像是個偉大卻又低調的藝術大師一樣。當然,收到各方宛若雪片般飛來的簡訊自是令人感到愉悅的,先在此謝謝大家。在諸多祝賀裡,阿不拉桑捎來一斤台式香腸並且附上一包蒜頭,實在是充滿溫暖台灣情的好禮。不是每個男人都願意把自己的30公分絞成肉腸送給親朋好友,因為一輩子可能只夠送這麼一次。我想,這就是所謂的「一鳥入魂」吧!

此外,一天切了兩次歐貝拉的蛋糕也是個令人感到快樂的體驗,我只記得上一次最鄰近單日切兩次生日蛋糕的機會是在約莫十歲的時候,不過由於外婆一時失手把我的頂家米老鼠蛋糕砸了以致美夢無法成真。

最後,仍然是要謝謝大家給我的祝福,不管你在昨天與昨天之前有沒有意識到陸大畫家壽誕這件事,我仍然在我的願望裡把你/妳也包含進去,希望你/妳能感到受之無愧,不會偶爾感到背脊莫名發涼。

Thank You!

謹將本作獻給送陸畫家此生最珍貴生日禮物的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