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01, 2008

畫畫話神棍:兔




新聞傳來,一間拜兔子的廟發生兔子被兔子神棍性侵的事件,除了讓人感到肛肛好的恐怖外,報導內文實在令人發笑,令人對台灣鄉親在詐騙界的創意發想發出驚嘆之語,不經意想起當年文英在陳玉勳《熱帶魚》扮人面蛇身騙錢的橋段,茲摘錄於下:

投訴人小康(化名)說,7月底,因覺得缺桃花,經友人小建(化名)介紹找蔡汯傑算命,他竟出言嚇唬:「你LP有色鬼纏身,要在我面前脫光打出來(手淫至射精)才能化解!」蔡汯傑帶小康到旅館要小康裸體手淫將「色鬼打出來」,還胡扯:「我看到濟公,正與附身在你身上的鬼談判。」作勢畫符撫摸小康乳頭,小康質疑沒做法事,他竟稱法力強不需儀式。蔡汯傑一周後再帶小康至高雄旅館投宿,謊稱「睡熟才可以出竅跟冤親債主談判」,並要小康服下不明藥物迷昏後雞姦。小康回憶:「我醒來覺得屁股很痛,覺得很丟臉。

我想藝術家就是這樣子,遇到好的素材便不由自主的想拿來創作,今天就是這樣麼一回事。

謹將本作獻給即將北上進行感恩之旅的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