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05, 2008

畫畫話扣應:禿



新聞報導,膽宗痛今日下午到我們打狗國作客,目的是要參加一位穿袈裟、頭禿禿,自稱出家了但是頭上沒戒疤,又曾經涉及賄選案卻打死不退的市議員電台節目。合理的揣測,膽宗痛應該是想來藉此得到一些支持者的溫暖。不過據本畫家的觀察,那種溫暖的熱度實際上可能和紅包場給予台上歌手的暖度差不多。只是想不到,膽宗痛竟然淪落到要唱政治紅包場的地步。不知道他今天在扣應節目裡有沒有幫忙多賣兩盒藥?有接受聽眾點歌並且合唱一曲嗎?什麼時候我才能在下午時分一邊在美術館例行慢跑,一邊看到皇家人文首璽大廈的陽台出現膽宗痛與扁嫂映著斜陽手指瑞士的方向凝望?



謹將本作獻給今日進駐天母華廈的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