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13, 2008

畫畫話權貴:天





「天」,做形容詞解,指令人難以言喻出人意料之舉措,存有一絲愚笨的意味在內。

最近看到兩則很天的新聞,想與大家分享。首先是榕樹下立委與雷夢娜夫人即將結婚30週年,榕樹下立委不畏強颱來襲,堅持在選區內舉辦大型園遊會,只為能討雷夢娜夫人歡心,感謝多年的陪伴以及選前演出一場經典的台灣媳婦苦情拜票劇。這則訊息告訴我們,如果立委有舉行閱兵大典的權利,今晚在三重大榕樹的舞台前看到阿兵哥踢正步,高喊雷夢娜你是我的巧克力也就一點都不意外了!

其次是連奶奶小乖仿照《麥帥為子祈禱文》,投稿菁英質報敘述小Romano與泌尿道炎奮戰的過程,表露出身為人奶的焦慮與不捨。套句目前最夯的用語,「太超過了」!連奶奶小乖的《一夜髮白》實在是太超過了,太天了!該篇文章根本就是一篇閃光文,它告訴讀者我們家父慈子孝媳婦美麗又賢慧,兒子薪水不錯只有白天有工作不用晚上加班,媳婦不必拋頭露面,住的地段非常好離貴族醫院有夠近來回方便,而且貴族醫院也沒多好,似乎還不太懂得扎針呢!

孩子是無辜的,不應該被大人拿來當成放閃光的工具。我認識一位有名的泌尿科醫生,恰巧就在該貴族醫院任職,也許小Romano就是在他手上治好的。如果不是,請神豬爸爸寫信問我吧!救人第一,我不會和他計較的。Romano,祝你的小雞雞快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