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26, 2008

畫畫話雙載:甜



新聞報導,台中警騎用機車押嫌犯,警伯在後,嫌犯坐前,圈著騎車好似青春期的小情侶,非常甜蜜!不曉得嫌犯會不會臉泛紅潮,說道條子好壞,故意緊急煞車從後面撞我?



我相信每位異性戀直男都多多少少想過,有朝一日可以仿照警伯的騎法乘載心儀的對象。遠一點的五四時期,《未央歌》的主角們不正是如此騎Katacha嗎?那時候應該沒有「火箭炮」供人跨站在後輪,那樣就一點也不詩意了!近一點的青少年期,這不正是標準的小五十騎法嗎?路上多有所見。

電影《雙瞳》結尾告訴我們「有愛不死」,看著摩托車上嫌犯嬌羞的臉龐好似一天之內初戀五十次一樣,愛火應在他心中又燃燒了起來,勸他向善痛改前非。我猜想,經過這一次他浪子回頭的機率又添上幾分,除非他已經愛上這種雙載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