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29, 2008

畫畫話月牙:副



新聞報導,因為人工開發影響環境甚鉅,位於敦煌的月牙泉一度有乾涸的危機。不過在可以把神舟七號送上太空,也可以大量傾銷三聚氰胺毒奶粉的阿六仔政府整治下,月牙泉再現光華。可是問題來了,可能總工程師是加藤鷹先生的關係,一整整過頭,水太多!現在月牙泉冒出「副牙」,而且一多多兩個,猶如婦女同胞擔心胸罩穿戴不當導致的「副乳」。



敦煌,臨近西域,想當年蘇武達達的馬蹄應打這裡走過。蘇武西去十九年,雪地又冰天,渴飲他媽的雪,飢吞他媽的氈。更慘的是,還留胡結副乳,沒藥醫。想必他也曾經煩惱過類似月牙泉的問題,抱頭苦思。好在目前科技進步,水多,抽乾便是;副乳,比照辦理。

謹將本作獻給不受景氣影響的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