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1, 2009

願賭服輸




新聞報導,台灣國研究所近日內陸續放榜,打狗陳男與朋友起誓,若朋友歐男順利考上台北帝大,他願割包皮贈與對方以茲慶賀。如今美夢成真,朋友金榜提名,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全程低溫十八度C宅配將到府送上新鮮軟Q的溫體包皮,為對方獻上此生最特別的幸運物,效果應比米國人愛的兔子腳還靈驗。苦讀之餘轉一轉,聞一聞,舔一舔,任何煩惱都將煙消雲散。

據悉,那位上了台北帝大大學院(研究所)的歐男幼時本想入學濁水溪以南最強中學─打狗一中,但聯考失常無法如願。依本畫家打狗一中過來人的經驗,光憑拿割包皮賭誓來說就可斷言他毫無入學慧根。因為打狗一中包皮過剩,小便斗裡陰毛堵塞排水孔,校訓又是實事求是、精液求精,寧可賭些實際的東西而非嚼不爛的包皮,所以賭幫對方找河北路阿罵破處或是取得音樂班女生的一根毛還較有吸引力。話雖如此,還是希望歐男學業順利,鴻圖大展,毋倚賴包皮就是人生道路的終南捷徑。

謹將本作獻給大宗原物料界的米倉涼子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