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4月 22, 2009

沒家教



新聞報導,明進洞立委邱衣銀因遭過明洞立委,也就是前華安二人組的大哥(另一位為美國人小安安)──李親華,譏諷她是一個沒家教的孩子,憤而上前掌摑李親華,為藍綠對立再添薪柴。

小的時候,總認為家教是個時髦又昂貴的東西,但是它就像某種秘密武器,一旦用上功課就能突飛猛進。後來才發覺,即便請來研究所高材生當家教(她的外表就像一本國立編譯館的數學教科書),我的數學總平均還是低於四十分得補考,所以一切成敗都在自己,而不是有沒有家教的孩子。

我相信,被人譏諷是個沒家教的孩子,除了攻擊你是個窮家庭外,窮更代表了你的家長是個能力低下的人,否則怎麼會請不起家教。所以說,窮是個很可怕的東西,沒幾個父母在面對孩子哭訴人家笑自己窮的時候,還能夠壓住心裡的一陣酸。當然,更沒幾個孩子可以在經歷如此殘酷的嘲笑時,仍可以抬得起頭來。或許,邱衣銀便是因為這樣,嚥不下被當作是個沒家教的孩子,徹底的怒了!

不過,我記得邱衣銀是打狗地區鼎鼎有名的私立天主教道明中學校友。當年本畫家在火車站附近走跳的時候,我還沒遇過全身行頭比該校學生更有錢的高中生,他們儼然就是「好舉人」的代言人。如果要拍高雄版的《飛越比佛利》,應該要找該校學生出演《飛越打狗山》才對。所以,我打死都不相信邱衣銀會是個沒家教的孩子!

謹將本作獻給有家教、兼家教又收過家教送的《羅密歐與茱莉葉》LD的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