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5月 08, 2009

來人啊,傳獸醫!




新聞報導,膽宗痛阿扁又開始新一波的攻勢,讓人想起古語有云「一哭、二鬧、三上吊」。道理很簡單,因為他像參加《超級新光大道》一樣在法庭上扁淚縱橫,哭訴一路來的委曲和忍受心臟不適的掙扎,午夜時分宛若《九品芝麻官》的如煙感到空虛寂寞覺得冷,甚至決定要再次絕食。而且,扁嫂阿珍適時在外聲援,她說家裡的愛犬HONEY就是心臟病,送往動物醫院不久後就往生了。

這起事件告訴我們,請審判長速派高級獸醫隨侍阿扁兩側,免得令人遺憾的事情再度發生!如果有需要的話,我知道一位很棒的獸醫他人在香港。

謹將本作獻給工作職責是讓老闆為自己開車和夾菜的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