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5月 30, 2009

割包慈母守熱灶 只為供女追日星




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如果說就在我發文的時刻仍沒出現什麼意外,那麼萬眾矚目的X-Japan台灣演唱會應正順利舉行中,兌現不再放鳥歹灣郎的舉動。因為主辦單位心裡很清楚,有許多在日本電影專門學校註冊的學生會返台欣賞演唱會,譬如說我就有一位這樣的好朋友。

今天,我在送她上車前往演唱會之前,特地帶她到打狗一家割包店。不為別的,只為了讓她與久未謀面的生母見面。想讓她知道,生母一直默默地在背後靠賣割包支持她,供應它追星的經濟來源。所以說,今天X-Japan演唱會裡至少有五盞燈是靠賣割包的血汗錢堆出來的。

我仍然記得今天下午的情景。生母一邊忙著夾割包、舀花生粉,一邊忙著找零錢給進出的客人。猛一回頭,她望見生母,生母望見她。她的眼中沒有看見生母以外的人,同樣的,生母的眼裡也只有她。我們在一旁催促著,「快叫啊!快叫啊!阿姨等好久了!」結果她忍住淚水,大聲地叫了一個控肉割包要帶走,因為怕等進場的時候肚子會餓。

我的朋友此時應該正在大合唱《Endless Rain》,不然就是高聲祈求Yoshiki不要鼓打到一半又昏死過去了,票很貴!當然,做上述事情的氣力都來自苦守熱灶的慈母割包。

謹將本作獻給在雨中依然守候本畫家跑步的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