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5月 24, 2009

昨晚的那場婚禮



長話短說。

1.這是一場非親非故的婚禮,到了現場才知道是線上記者「ㄅㄠ ㄐ一ㄥ 一ㄥ/」的喜宴。不過現場眾多媒體朋友並沒有拿著麥克風往新人臉上玩戳戳樂,更沒有問疑似小腹隆起先有後婚有什麼感覺?現在心情如何?某某某該不該負責任?等問題。

2.按慣例,喜宴是由聽廢話致詞和吃飯兩部分組成的,與餐廳秀是看秀加吃飯組成的略有不同。又按慣例,致詞需要有感性的部分,通常是感謝新人的母親含辛茹苦,教子有方。不過,講這種話的往往是爸爸,也不會給任何機會讓理應最該感謝的母親講兩句話。故得証,母親當天出席的任務是陪笑、陪敬酒和結束後點算禮金總額。

3.不知曾幾何時婚宴一定要有上菜秀,昨晚漢來提供的是一場佛朗明哥式。讓人想起小時候有種零嘴品牌叫「哥爸妻夫」,就是「哥爸妻夫好吃,哥爸妻夫好甲,哥爸妻夫好食,哥爸妻夫好野...」,跳起來和廣告裡的差不多。

4.婚宴一定要有人唱歌,而且是唱余天腔很重的那種,得不停地「抖~抖~抖...」。配上一首《山南山北走一回》,抖得讓人滿腹心酸淚。但我認為,上次我小學同學結婚那個用余天腔唱《紅蜻蜓》的依然樂勝。

5.別問我為什麼會去,這其實就像有人買了演唱會的票臨時不能去得轉手一樣的道理。只能說,跟著037吃香喝辣沒問題!

謹將本作獻給連三天吃好料的037!




有Death cab for cutie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