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6月 04, 2009

八八六十四




二十年前,我為了要買一捲錄音帶陪我娘親上菜市場,那是個菜市場裡還可以做起唱片行生意的年代,那捲錄音帶叫《歷史的傷口》。

後來,家裡多了一台幸福牌伴唱機,你可以在播放任何喜歡的錄音帶的同時,打開它的評分功能插上麥克風跟著一起唱,唱完後會顯示分數。不過,顯然評分標準與歌藝無關,而是與分貝有關。但是我仍然唱得很高興,不時透過它模仿各種現實生活或是史前時代的野獸叫聲,當然家裡有客人的時候更會不吝與他們分享《歷史的傷口》。我後來悟到一個道理,你只要聲音大一點,別人就會認為比較應該聽你的。誰的聲音大,就該聽誰的,就像幸福牌伴唱機的給分機制一樣。

今天是六四,426在二十一世紀的聲音特別大,大到不讓我們連Verycd,大到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報紙都不怎麼敢談相關議題,而且還要幫阿六仔美言好幾句。BBC中文網上有篇王丹的訪談,訪談下邊是讀者回應,回應的內容見證了腦殘的深度。

謹將本作獻給迫不及待想聽陸畫家唱《歷史的傷口》的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