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09, 2009

兒歌




日前有幸探望友人何徐氏,以及她的犬子何徐人。過程當中,有子在手的時候完全充滿母性光輝,令人肅然起敬。想起去年此時,何徐人還在羊水裡游泳當爸媽的小花童,現下已經會瞪大眼睛看著爸爸玩表面上是買給他但其實是自己要玩的玩具。

何徐氏在哄何徐人的時候說了句話,讓我想通一個道理,那就是你會唱的兒歌永遠比你想像的還欠缺。這也就是說,歌到哄兒方恨少,你把會唱的歌都哼完,他老兄不是哭聲還沒止住,就是仍不肯睡覺,而且老娘已經很累想要家暴了!我想通的是,為什麼兒歌的歌詞常常是沒有道理,不合邏輯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兒歌的對象是孩兒,孩兒是不跟你講道理的。並且,唱兒歌往往都已經是精疲力竭需要喝蠻牛的時候,我很懷疑神智不清的狀態下,你又能唱出什麼鳥蛋呢?所以,兩隻老虎中一隻沒眼睛,一隻沒有尾巴,卻仍然可以跑得很快就是這個道理。

謹將本作獻給目睹何大官人玩軌道小車車的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