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月 22, 2009

日頭赤炎炎




  吾詩已成。
  無論是大神的震怒,
  還是山崩地裂,
  都不能把它化為無形。

今天是特別的一天,我選在八百年一次的重度日蝕辦離校,領畢業證書。終於,劃上一個句點。我日後可以很驕傲地對子孫說,我畢業那天,天空沒有落紅雨,也沒有飄六月雪,只不過是21世紀最長的日蝕罷了,那是天公伯給我的賀禮。果然無論是大神的震怒,還是山崩地裂,都不能把我的畢業證書化為無形。我的論文將靜靜地躺在書架上,等待有緣人翻閱。

日頭赤炎炎,我揮汗如雨來到多年前首次造訪以為是間大型精神病院的校園,領到一張我朝思慕想的紙。不過心裡卻沒有太多喜悅,因為天氣很熱,我又濕了!

這份論文的完成得感謝很多人,我該說想說的應該都在文章裡說完了,我會在接下來未入伍前盡可能的將紙本或是電子檔送到各位手上,希望大家會喜歡。謝謝各位多年來的厚愛!

大致就是這樣,我畢業了,有畢業證書為證!

謹將本作獻給幫助本論文完成居功厥偉的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