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7月 07, 2010

林雲欲瘋去,報國把痔生





「林雲欲瘋去,報國把痔生」,我認為這是對過往11個月非常貼切的寫照。至於為什麼,接下來我會告訴你!

林雲,對某些人來說是位宗教大師;對另外一些人來說則是位看上去BMI值過高,需要好好照顧身體的人。所以說,看待事情不只有一種風貌。

曾在某次新春期間,電視節目邀來林大師在廣告時段為電視機前觀眾祈福。有趣的是,大師不說話。他只負責對著鏡頭凹手指頭比各種看不懂的密宗祈福手勢,並在畫面裡氣喘噓噓地走來走去,吉祥話的部分就完全交給搭配的女主持人說完。兩者互為搭配,打完收工,或許這就是所謂的超現實吧!

這樣的場景從有識者的眼光看來,也許會認定是一場鬧劇,一則不合宜的廣告。不過,演出的人十足認真,祝詞懇切,你似乎也不能說它的不是。你只會覺得「喔!別鬧了,快進節目或是就轉台了吧!」。

過去那11個月,我的感覺就像是有個大師不斷在我面前「瞎」比畫著,而且搖控器不在你手上你還不能轉台、不得拒絕收看,每每還要起而行跟著他瞎比一氣。之所謂「瞎」,不意味著大師是位神棍,而是因為我資質駑鈍,完全兩眼發直瞧不出比手畫腳的深意,反倒帶來一身疲累以及因為無法依樣畫葫蘆惹來責罰。

平均起來每天的作息是「朝六晚十一」,我當然了解相較於其他的賽單位已經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請您試想,如果按照PTT鄉民的標準把職業軍人視為「丁丁」,那麼服侍主管幾千名「丁丁」的不就是服侍丁丁界的「馬如龍」了。一天耗上那麼多時間陪丁丁頭玩,我從來不知道為國盡義務原來需要這麼累,這也引申出「報國把痔生」的由來。

我仔細想想這11個月來做過什麼事,那種打飯、掃地、刷油漆就不用說了。專精一點的有:出考卷、改考卷、修訂投稿期刊、彙整資料、寫英文演講稿、教英文、教數學、抓跳蚤、審論文、出口考題目、設計賀年卡、寄送三節禮品、開大卡車、接送、接送丁丁界馬如龍的大哥們、接送丁丁界馬如龍的大哥們的夫人們、陪公祭、迎賓喊門…好像還有很多很多。不過我想最專精的必定要包括被狗幹,還有玩「長官說」的遊戲。在那個「官本位」的世界裡,在那個關起門來一伙人蹲在地上玩沙的小圈圈裡,後者尤其重要。它是我的衣食父母、生存法則。「長官說」玩得好,上校也能被你玩到老。

先前常有人問我,「你還適應嗎」?我只能說,我直到此時此刻仍在適應。值得慶幸的是,我已經離開那個杜鵑窩。

謹將本作獻給今天去峇里島海神廟參拜的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