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月 04, 2008

畫畫話飲食:親子丼與土耳其冰淇淋

“Dondurma (Turkish: Dondurma, "freezing") is the name used for ice cream in Turkey. In English it specifically refers to Turkish ice cream,” from http://www.answers.com/topic/dondurma

各位都知道敝人我有藝術家性格,所以對吃也有一定的認識和標準,但是秉性又謙沖隨和,是故能屈能伸可因時因地廣納各式食物,不致挑三撿四令同行者為難。不過我對今天要談的這兩種食物,長久以來存有一些意見想與大家分享。



首先是台灣各大夜市都會販賣的土耳其冰淇淋。簡言之,就是由突厥人賣的一種較市售冰淇淋更黏呼呼的甜品。基本上,我對該食品的口味沒有太多意見,只要它是衛生乾淨的就好。意見則出在販賣的過程中,因為往往都是由突厥人以長柄挖取冰淇淋,利用其黏性甩弄已付錢的顧客於股掌之間,一下伸到你面前叫你拿,待你伸手抓取後又一下縮了回去讓你拿不到。這讓我想起在動物園拿香蕉逗猴子的畫面,也令我興起學習魔術的念頭,就是那種最基本的把錢幣變不見的戲法,好讓我可以在跟突厥朋友交易時切磋切磋。或許在近來時興學魔術的風潮中,有人因為劉謙、有人因為Cyril、有人因為哼哼哈兮周董,應該還沒有人因為突厥人和他的食物起過這種念頭,雖然我現在才說出來,不過很早以前我就有這麼想過。甚至我還有另一重想法,那就是他們在其他國家販賣突厥冰的時候會不會也如法炮製呢?別種食物可不可以這麼賣,譬如說藥燉排骨、蚵仔煎或麵線糊,甚至壽司、鐵板牛排?其他地方的人真的都如台灣人一般謙和嗎?他們遇到老黑亦或足球流氓也是如此嗎?那是否會引起他們洗劫一番的欲望呢?至少我以“Turkey ice cream”或是”Turkish ice cream” google突厥冰的時候,所有我們熟悉的甩弄場面和照片幾乎都發生在台灣,譬如說淡水或是逢甲夜市。我希望有人能夠指正我,讓我知道在其他地方或是在突厥境內這就是正統的叫賣方式,不這麼賣祖師爺就不賞你飯吃。之前祖珍去過伊斯坦堡,我只問了她有沒有喝薄荷茶和抽水煙,忘了問突厥冰的事情,如果她有經過這邊也回答一下,謝謝!



其次是日本的親子丼,簡言之它就是一種混合雞肉與雞蛋的燴飯。很久以前初聞時,總覺得這名字很美,適合全家大小溫馨地食用,後來知道它的組成食材後就不這麼覺得了,雖然我仍覺得蠻好入口。因為,實質意義上親子丼按粵語來說便是「冚家剷」(a.k.a.「闔家剷」),殺光雞雞一家吞落肚。所以說日本人真是厲害,不愧是德國納粹在亞洲的全權代理人,可以用一個那麼美麗的名字包裹「殺你全家」。無怪乎當年的「沖繩玉碎」事件,也就是軍事單位獲知戰敗發配手榴彈等武器號召該地老小居民集體為天皇自殺,至今仍試圖掩蓋。在語藝上,「沖繩玉碎」與「親子丼」之間實在像是彼此的翻版,難以辨識出誰像誰多一些。反正雞蛋在日本稱為「玉子」,對那些不願反省的人來說不過就是一場發生在沖繩的人肉親子丼,餿了就徹收吧!所以我都點牛丼,尤其是すき家的蔥蛋牛丼(ねぎ玉牛丼),好吃耶!



今天就談到這裡,謹將本作獻給今晚冚家剷珠麗月批薩的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