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月 26, 2008

畫畫話美術:畫畫的孩子不會變壞,還會得諾貝爾獎




今日《中時》頭條報導,諾貝爾物理獎暨華人之光李政道先生將接受師大美術系名譽講座教授頭銜。報導表示,李教授不僅愛畫畫還畫得好,筆觸流露出禪味以及深厚的人文素養等等……。這則新聞雖說寫了許多風馬牛不相及的側寫,和反應出相關人士對於何謂人文藝術存在著深不可測的距離外,它唯一告訴我們的事就是李教授與我們站在同一陣線,我們立足在同一個平面上而無高下之分,我們不過就是一群愛塗塗抹抹的孩子,只不過他比我多拿了個諾貝爾獎罷了,可是我也不會去笑他小學沒得過孝悌兒童獎啊!

會稱該報導相關人士瞎扯淡,紛舉例如下:

「透過簡化的物象,表現出一種『禪味』,絕對是水準以上!」──似乎只要畫得俐落點就可以說很有禪意,那麼我的傳世名作《R2D2與C3PO》不就是禪中極品。發言者似乎沒有考慮過李教授也許沒有受過專業的繪畫訓練,他可能不擅長過於複雜的構圖。

「這證明了藝文與科學的結合並非不可能!」──從來沒有人說過這不可能,而是那些從來覺得不可能是理所當然的朋友才會如此大驚小怪。若有一天李教授突發奇想,想去體驗一下光商買A片的快感,或是感受Cosplay的滋味,是不是又會說「這證明了情色與科學的結合並非不可能!」,或「這證明了角色扮演與科學的結合並非不可能!」。

「李政道那一代的中國學者都有「士」的味道,讀聖賢書,有著中國文人的宇宙觀。他的科學觀與藝術觀,很大程度受到道家哲學的影響。例如,物理學中負電荷與正電荷的對偶結構,就與太極的「陰」、「陽」結構類比。」──這段話最扯,似乎什麼當代的好東西都已經蘊含在老祖宗的智慧中。它讓我想起王小波在〈我看國學〉裡說的:

我還看過朱熹的書,因為本科是學理工的,對他“格物”的論述看得特別的仔細。朱子用陰陽五行就可以格盡天下萬物,雖然陰陽五行包羅萬象,是民族的寶貴遺產,我還是以為多少有點失之於簡單。舉例來說,朱子說,往井底下一看,就能看到一團森森的白氣。他老人家解釋道,陰中有陽,陽中有陰(此乃太極圖之象),井底至陰之地,有一團陽氣,也屬正常。我相信,你往井裏一看,不光能看到一團白氣,還能看到一個人頭,那就是你本人(我對這一點很有把握,認為不必做實驗了)。不知為什麼,這一點他沒有提到。可能觀察得不仔細,也可能是視而不見,對學者來說,這是不可原諒的。還有可能是井太深,但我不相信宋朝就沒有淺一點的井。 用陰陽學說來解釋這個現象不大可能,也許一定要用到幾何光學。雖然要求朱子一下推出整個光學體系是不應該的,那東西太過複雜,往那個方向跨一步也好。但他 根本就不肯跨。假如說,朱子是哲學家、倫理學家,不能用自然科學家的標準來要求,我倒是同意的。可怪的是,咱們國家幾千年的文明史,就是出不了自然科學家。

在我看來,李教授的職業是教書與做研究,興趣是畫畫,謹此而已。他與身為藝術家的我,或是仍在藝術之路上泅泳的你別無二致。


謹將本作獻給清純,並且每天認真彙整日後紅包場名歌星宣傳照的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