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29, 2007

觀察二

Quantcast


一,雅典時期的人感嘆,「如果用手搓一搓,就能解決欲望的需求。那麼要是能搓一搓肚皮,就能飽腹了,該有多好!」我說如果可以,我會想搓一搓腦袋,把所有的想法一股腦統統倒出來。

二,十八世紀的人認為,形容淫書是「只用一隻手閱讀的書」。我說,這就是為什麼現代人要發明滑鼠。

三,《越獄》第三季開演了,又把麥可‧屎溝非爾得丟去另一座監獄。我說,這真的是種把梗弄臭的好方法,你能想像為了拍《刺激1995》第二集把Tim Robbins又弄回一個類似Shawshank監獄的地方嗎?如果說,《越獄》一路長紅想連演六、七年,他可能得坐遍全世界的監牢,還被外星人抓走最後從火星逃回來。那麼,他過境港台實行「服刑外交」的時候,就有機會和阿正(周潤發)與陳松勇一起唱《今宵多珍重》。《越獄》要是越成一種《真情》或是《親戚不計較》等落落長的莒光日教學,這的確別有一番意味。

四,德希達真的是個很恐怖的家伙,若是真有「精神原子彈」這種東西,他應該是扔炸彈的其中之一。我常常在想,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前仆後繼地針對它閱讀、覆述、辯駁,可能的答案應該是有個人說過下邊這段話:

智慧本身就是好的。有一天我們都會死去,追求智慧的道路還會有人在走著。死掉以後的事我看不到,但在我活著的時候,想到這件事,心裡就很高興。